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Veloyi's Jardin 我の花园

幸福生活,正在进行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恋爱恋完了、结婚也结完了、我和我的他正上演‘为人父母’篇。 http://bbs.abroad.163.com/board/rep.jsp?b=study&i=3204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我的故事:上海女孩的法国之恋(二十五)  

2006-09-01 01:20:22|  分类: 平凡法国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六十九:‘种族歧视’!

  滑雪事故发生以后,我在家静养了几天,便又匆忙冲锋上阵,报道上岗了。

  我工作的宾馆规模挺大,分前后两大楼,前大楼有为各路旅客准备的‘标准’客房,较小的后大楼是为接待各国难民用的,如同‘难民所’。他们中有白人、黑人和亚洲人,大部分是到法国寻求政治避难的。在他们申请法国国籍期间,法国政府会提供免费的住宿及食品。别看他们现在个个神情没落、衣着寒酸,也许在过去,在他们的国度里,没准就是个了不起的‘能人’啥的。由于他们的身份特殊,他们不常说话,就算是说了,估计我也听不懂什么,因为他们几乎不懂法语和英语,很难沟通,所以我们之间除了交流国际语言(注:时刻保持微笑),通常是啥也不说。

  宾馆老板有时候为了节省开支,会在给难民们的新鲜面包中搀杂一些隔夜的老面包,那些面包绝非咽不下口,只是有点硬而已。每天早上在我服务‘正常’客人的同时,我也会为他们准备早餐,但我只是简单地切下面包及泡几壶咖啡,然后摆一边,其他的便由他们自己动手了。

  一天早上,一位新来的漂亮黑人小姐下楼找吃的(非洲人一般都能讲法语)。当她一口咬到一片硬面包时,当下便把那片面包片给扔在了地上,接着操着非洲人特有的大嗓门对我大喊:“这是什么面包?难道因为我是黑人?没想到你也看不起黑人!”我猛一回头,瞬间停止了手里一切的活儿,我看她一只手叉腰,另一只手指向我,眼睛瞪得比正月十五的月亮还圆还大,鼻孔撑得比直径3厘米宽的铜板还宽,嘴里一会儿吐三言法语,一会儿又讲两语非洲话,口水四溅的,这副架势,令我一下子联想起了威猛的‘金刚’,我真害怕她会跑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拎起弱小的我,再将我狠狠地摔在地上,一阵狂践狂踏,就好象刚才她扔那片面包片一般。嗨~我胆战心惊地说:“女士,我没有看不起您!”她在气头上,根本听不进我的对白,继续大喊大叫。我被她的举动搞得实在头晕晕,心想:天啊~这是哪跟哪嘛?我一中国籍普通市民,在法国老实本分地做人,您说我能有什么理由看不起您?都说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,可对我来说,只要你不是个‘不劳而获’的人、不做‘坑、蒙、拐、骗’的勾当,我干嘛不尊重你?!再反过来讲,就算你祖宗十八代都上海人,可如果你每天游手好闲、不干正经事儿的话,该瞧不起的我照样瞧不起!

  我走上前,小心翼翼地拍拍她厚实的肩膀,努力温温而雅地说:“您先冷静一下,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希望彼此能留下好印象。此外,您的心情我理解,但我想您误会我了,请您务必相信我:我在这儿和您的情况差不多,都是外国人,我没必要搞什么‘种族歧视’,对大家,我一视同仁。面包是昨天烤的,今天吃的确有点硬,不过我早上吃的也是这个,我知道面包并非硬到不能吃的程度。要是您吃不了,我再换几个新鲜的给您,OK?”我此番话大概是‘打动’了她,她听后顿时脸颊泛红,缩小了瞳孔及差点冒烟的鼻孔,还减弱了音量,客气地对我说:“对不起,可能我太激动误会你了。”我低下头会心地一笑,想想:嗨~你我虽一黄一黑,来自国情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,但同属栓在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,我们背井离乡地来到法国,哪有同类看不起同类的说法?我对她摇了摇头,代表我不介意,不生气了。

  后来她告诉我,刚刚在她下楼时被一个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好一顿冷嘲热讽,说她下楼的速度太慢,挡住去路了,所以她现在只是本能地保护自己,不想再给别人欺负了。在我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我笑笑说:“其实服务员们平时表面上都挺客气的,可能刚刚那个碰到什么难事了,心情不好造成的吧?!但她凶你的态度真的不对,你现在再来凶我的态度也不好,如果我紧接着再去凶下一个目标,这么一个传一个的,不就形成‘恶性循环’了……”还没等我说完,她便展开双臂,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她激动地说:“我来法国没几天,觉得自己遇见不少冷面孔,但你是我看到的最善良的人。不管我将来何去何从?我都会永远记住你——我可爱的中国姑娘。”

  我的血开始沸腾了,古人云: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我真不敢相信在异国他乡的法国,会有陌生人对我说,她会永远记得我!


  七十:不当热锅上的‘蚂蚁’

  在宾馆,每天早上6点半左右,都有专人专车送面包到宾馆,但他们只负责送到门口,接下来应由我出门接应,将面包取回,然后再切段或加热烘烤等。一般也就十几条长长的硬面包,外加几十个法国羊角面包罢了,总重量不超过5、6公斤吧。可自从我有腰伤恢复工作的第一天起,我居然拎不动那只我以前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拎起的面包袋子。我的后背摔得虽不严重,但不知怎的?总隐隐有些发痛发酸,特别是端或拎重物时,更显得吃力无比。不过,这一切我只能偷偷地尽量自己扛着。除了不想让老公多操心以外,我实在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,所以——我忍!

  老公习惯每天晚上为我做睡前的全身按摩,起初由于我涂那些乱七八糟的药膏,他一直没帮我做背部按摩。时间久了,我们也就忘了。一天,他在捏完我的肩膀后问我:“你现在不擦药膏了,要不我帮你按两下腰吧?”我婉言拒绝了,其实我知道我那段‘老腰’还碰不得。又是一天,我和他逛超市买了N多东西,结完帐一看,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几十个,老公就那么两只手和十个手指头,拿不了的啦!所以我自告奋勇地说:“我帮你拿!”他找了几件大物重物,留下几个轻的给我。可可可是……嗨~老公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,责怪我为什么不与他分享喜怒哀乐的同时,也叫我别再去工作了,起码等身体养好了再说!

  不管我怎么好说歹说、把我们的状况分析地如何清楚明了,他就是坚决不同意我续约(合同3月底结束)。他更是生气地冲我大叫:“难道你辛苦赚钱是为将来买一个假腰假背再装上吗?”我闭起眼,无言以对……两分钟后,他抱起我细声细语地说:“宝贝,钱不多,我去赚。你还是听我一次,先养好身体吧!”我在他软磨硬泡地攻击下投降了。

  小草才露尖尖角的明媚4月,我——也失业了。

 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最初时,我们俩的空余时间一下子多出许多。也许是我忙忙碌碌惯了,当我不再需要早起早睡、不再担心看DVD时会中途打瞌睡流口水、不再抱怨没时间看书或做自己的事时,我反而不自在起来。我怕一不留神,时光飞逝,万一到了十月我们不能自己解决结婚问题的话,那到时候只好去当‘蚂蚁’罗——两只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。所以闲暇时,我总情不自禁、不受控制地在网上或朋友间乱搜乱寻每一个可以打工的机会。老公感叹道:“你呀,想打工实在想的走火入魔了,我看我以后一定得当老板,你就到我这儿打工吧!再说,你一个人能顶三个工人,我可以省钱啦。”我坏坏地瞧他一眼,说:“切~那你得付我三份工资才行!”老公轻轻地刮了刮我的小鼻梁,大喊:“好好好,我的小坏蛋!”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药补加食补及身心调节,我的腰痛频率逐渐减少,几乎回到了原来的样子。我二话不说,立刻行动,迅速有计划地展开第三轮‘找工作’战役。

  凭借着过去在宾馆早餐间服务员的经验,所以很快地,我第三次找到了工作——在一家法国餐馆当服务员。我从晚上7点干到11点,这工作相比较过去的那两份:哈~简直轻松到有足够的时间打毛衣或发明火箭去啦!


  七十一:歪打正着的中餐厨师

  餐馆老板(又兼厨师)是个刚离婚的单亲妈妈,一个人辛苦地带着两个年幼孩子,有时候孩子病了或到节假日没人看管时,她总是把整个店子托付给我和另外两个员工。服务方面倒还好,但厨房方面存在着大问题,没人做菜怎么行呢?总不见得端着空盘子空碗给客人看底儿斗蟋蟀吧?!

  不久后的一天,我听到她打电话给ANPE(一个直属法国政府的找工作部门),得知她正急需找一名大厨,但部门人员告诉她,他们会尽快把招工信息贴出去,只是结果是不是马上有人应聘?或找到合适的人选?这就说不准了。老板放下电话,一个人闷闷不乐地使劲抽烟。我不是母亲,但女人的天性令我清楚地看到,孩子离不开父母,希望时时刻刻拥有父母在身边,她现在离婚,孩子已经缺少了父爱,若是再少了妈妈,对孩子的成长的确不利;我不是老板,但大家都想赚钱过个好日子的心态我也理解,如果她为了孩子放弃了餐馆,这显然也不合情理。想想打从我有了法国漂泊生活的这几年间,会做的饭菜也不少,那为什么不大胆地毛遂自荐一回呢?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不错,可老板开的必定是法餐馆,而我会的都是些中餐(法餐我也能做几个,只是样子奇形怪状,实在不敢令人恭维,因此这方面可以忽律不计),再有,我做的菜通常是家常便饭,这能上得了厅堂吗?况且我也没个一张半纸的厨师文凭,嗨~倒底行不行呀?

  时间就这么在我犹犹豫豫中过了两天,老板一直没找到她中意的人选。算了,我豁出去了!反正被她拒绝的话,我也无所谓,我还是安心地做回我的服务员,但要是她能接受的话,那将来对我的工作履历真有不小的帮助呢!一天下午,我终于铆足了力气、鼓起勇气打电话给老板,她对我的想法很是感兴趣,我们的谈话结果也异常顺利,她叫我准备两、三个小菜,明天拿去给她尝尝。我兴奋地拉着老公,在屋里高兴地大闹天宫!哈哈~当厨师——这是我以前连睡觉做梦都梦不到事啊!当初那个连怎么削土豆皮儿?怎么切洋葱?都得打越洋电话问我妈的小妹,现在居然有机会在法国当厨师啦!

  我挽住老公的脖子,娇滴滴地问他:“亲爱的,请你老实讲,你觉得我平时做的菜怎么样?你说我明天能不能成功?”老公最受不了我的撒娇,要是在平时,哪怕答案是不好吃,他也一定黑的说成白的,会讲很棒,但此时此刻,他却泼了我一身的冷水,郑重其事地回答我:“你做的菜味道不错,只是样子有点……”恩?样子怎么了?做给你吃还要讲究样子吗?哼~他继续讲他的:“法国菜除了味道、样子一流外,就连很多小细节也一一到位。比如盘子的大小及颜色、副菜的点缀及营养等等,我们都会注意的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感觉有象那么回事儿,我平时做菜都是给家里人吃,随便得很,但这次是做给外面不认识的客人吃,他们付了钱肯定希望得到最好的回抱。于是我赶紧抓住老公,说:“你今天什么都别干了,你是法国人,比我更了解法国人的口味,你帮我……”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做的菜,你上次差点吃到吐,你忘记啦?要不你先做,我帮你把关好了。”是呀,上次那顿甜不甜、咸不咸的鱼;面包不放发酵粉最终成饼干的晚餐,我现在还历历在目,叫他帮忙做,我还不如直接告诉老板,就讲中餐是毒药得了!呵呵~

  没了老公的帮忙,我只好独当一面。我这人最爱吃鸡,家里人都叫我‘鸡王’,我会做和鸡有关的各种各样的菜不下十几二十个,只要我任意做两个鸡菜,然后再配上一、两道其他的蔬菜啥的,我敢说:99%胜利在望。我废话不多说,关起大门,独自在厨房叮叮当当、满头大汗犹如打铁匠一般忙了整一个下午,从一开始的设计蓝图到最后的四菜成型上桌(三色椒抄牛肉;咖喱土豆鸡;肉丝抄豆角和番茄抄蛋,看上去色、香、味具全的)。当我打开房门叫老公进来把关时,他看呆了,他惊叹道:“这都是你做的?还是你施展魔法变出来的?”切~神经病,如果我真会变戏法儿的话,那我保证每天都变个十桌八桌的‘满汉全席’慰劳自己。

  第二天我带着我做的菜给老板尝了,她很满意,对我好一番夸奖。后来她帮我在小细节上再精心地摆弄了几下,我那几道菜就更象菜了,吼吼~特别是在我亲耳听见客人说菜做得不错时,我激动地简直说不出话了……

  就这么歪打正着,我从服务员摇身一变,成了半个厨师。

 

  (文章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转入其他网站,谢谢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7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